mgµç×Ó

电影类型:信仰片

电影年代:2000

电影地区:澳大利亚

资源类型:THX认证

主要演员:曾丽珍

编剧导演:不详

更新时间:2023-10-02

电影简介:第一百七十八章 海妖

详情

剧情介绍

来到墨者之塔的地面层,鲍雷将墨霖送出门,忽然道:“我就送到这里,日后你到墨者村中来,就是我们的客人。不过你若是和其他世家之间有什么矛盾,我们墨家也不便出面。” 墨霖笑道:“放心吧,我不会麻烦你们的。” “还有,你若是要会朋友,还是在村外比较好。村人中很多都不了解你的事情,万一闹出什么误会,可就不好收场了。”鲍雷又道。 “多谢提醒。”墨霖暗叹,知道他口中说的客气,其实还是把自己当作敌人。若是木之精华不能救活墨忍,可想而知今日的墨者之塔之中一定会有一场腥风血雨。 鲍雷见墨霖都答应下来,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:“那就祝你一路顺风。” 墨霖挥挥手,大步的往村外走去。 他本想去看看洛大叔洛大婶,再去拜访下林波和何小工,如果墨轴和柳舟子两位大匠师能够原谅他,再去拜访下两位老师。可鲍雷方才一番话熄灭了他的想法。 “如果希望他们在村中好好的生活,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了。”墨霖深知自己身上背负着的“恶魔”和“叛徒”两个恶名恐怕很难洗脱,所以决定不去打扰他们,直接出村。 走到村口,墨霖就见几个墨者神情紧张的望过来。他笑了笑,往村外走去。 墨者们的目光紧紧的盯在墨霖的身上,当他的脚步刚一踏出墨者村,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,然后齐心合力,将一道碗口粗的毛竹编制成的门给拉上,竟然在墨霖身后将村口给堵了起来。 墨霖愕然,他回过头去看,那竹门并不结实,随便一拳一脚就能打破,不过这是一种态度和一种宣言,显然墨者村关闭了对他的大门,并不欢迎他再来。 苦笑一声,墨霖刚要离去,就发觉事情不是这么的简单,因为在他的神识感应范围之内,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灵能,大约有十几个之多。 他不能确定来者是什么人,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这些人并不只属于某一个世家。 大概除了医家和墨家之外,其他五个世家的人都有,而他们的目标已经非常明显了:就是墨霖! 墨霖总算明白方才鲍雷的那些话了,他应该早就知道村外有埋伏,所以才会用文字游戏来表明态度。 虽然墨家没有参与这次的伏击,但可以想象,一定是他们把行踪暴露给五大世家的,说他们是帮凶也不为过。 墨霖虽然对墨家不抱更多的希望,却也难免心里一凉,他知道眼前的局面不打不成,便高声道:“出来吧,别躲了。” 片刻的沉寂之后,一个声音高声道:“大家围住了他,别叫这个狡猾的家伙跑了。” 随着话音,十来个人影现出了身形,果然从四面八方包围住墨霖。 从他们的装束上来看,果然是五大世家的人,兵家和法家都派出了三人,这也是和墨霖过节最大的两家。道家和农家都派出了两人,而阴阳家只有一个人,还站在队伍的最后方,看来传闻中说邹衍死前不让阴阳家和墨霖撕破脸皮一事,八成是真的。 这些人当中,竟然还有墨霖认识的人,其中一个是当初在墨家见过,也曾经在地下龙宫放过的申不害。 另外一个则是和墨霖大有过节,手持着白鹤剑,一身白衣飘飘,如同个少年侠客的萧归雁。 一见他,墨霖不禁笑道:“你不是禁足了吗,时间已经满了?” 萧归雁站在墨霖的正前方,听了他的调侃,啐了一口道:“你这勾结妖兽的小子,我早知道你不是好东西。当日在百兵城,我就该杀了你。” “想要杀我,你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。”墨霖沉下脸来,其实是在盘算着脱身之计。 “今天这里这么多人,都是年轻一辈的高手,你想走可没那么容易。”萧归雁冷笑道,他说话间,白鹤上已经荡漾起一阵淡蓝色的兵气,阴森冷怖,寒气逼人。 墨霖心中一动,这么久没见,萧归雁的实力竟然也增进不少,而且看他的性子似乎也蛮能沉得住气了。不像是当初在百兵城,被墨霖一挑拨,就火冒三丈胡乱攻击,最后体力耗尽败下阵去。 眼前的萧归雁,虽然气量还是很狭窄,不过实力不容小窥。而其他人显然也都有不俗的实力,墨霖心中估计着,这些人随便哪一个,恐怕都有不弱于杨离的战力。 一旦落入他们的包围圈里,事情可就难办了。 墨霖抱定主意,速战速决,他双目一扫,找准了一个突破点。 众人不知道墨霖的心思,其中一个道:“墨霖,你勾结的妖兽在什么地方?” 墨霖笑着摇摇头:“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?”他心中却想:这么大热闹,小白都没赶过来,八成跑去深山里抓野猪玩了。 “你果然是执迷不悟,今天我法家韩天宇就为七大世家清理门户!”那人喝了一声,第一个冲了上来。 他这一冲,其他人也一拥而上,看来都知道墨霖的实力,想要靠人多势众获胜。 法家的家主申宏不但在墨霖参与的行刺行动之中断了双腿,更在东海的海边被羞辱了一回。 尽管家主战败的消息传扬开来,法家的人还是不相信墨霖有和家主匹敌的能力,他们认为墨霖都是依靠着妖兽的妖术。 韩天宇如此勇猛的冲过来,一是的确痛恨墨霖,二也是为了日后在法家能够平步青云。 “若是能杀了墨霖,说不定家主能提拔我进执法队。”韩天宇心中这样想着,手掌翻动,法印术三十九之刀芒术如同一扇飞刀回旋着横斩向墨霖的腰间。 几乎在同时,农家的嫘祖彩衣一闪,口中叱咤一声,一团五彩的花朵片片飞扬,荡起一团沁人心脾的花粉。 另外一边,道家的陈志坚掷出两张符咒,一张雷电符,一张烈火符,打向墨霖的双腿,想要先限制他的行动。 墨霖杳若飞鸟一样的腾空而起,身在半空之中,双手一张,虽然不再有赤魂剑傍身,可依靠双手施展出来的拙火之芒也绝对非同小可,芒焰一出,震慑四方。 芒焰的颜色变幻莫测,随着温度的不同,带着红、橙、黄和绿四种颜色,璀璨夺目,光华万千,让人炫目。不过这炫目的芒焰却带着汹汹杀机,要是挨上一下,不死也要重伤。 雷电和烈火两道符咒才飞到半途,芒焰一闪,拙火穿符而过。 符咒若是出手,就算是被拦截,也会爆开,不过雷电符的电光和烈火符的烈焰跟拙火芒焰比起来,威力未免有点太弱,连个响动也没听到就悄无声息的熄灭了。 而芒焰携带着威势,继续直奔陈志坚而来。他看出厉害,慌忙一低头,连滚带爬的避开芒焰,头顶却是一凉,伸手一摸,才发现连头上的帽子带着一片头发,尽数被拙火给化为了灰烬。 “姑奶奶啊,这要是打在头上,岂不是一下就死?”陈志坚吓的魂飞魄散,两腿发软,只恨自己为什么要过来凑热闹。 其实这些人并不是专程来伏击墨霖的,他们之所以到墨者村来,是因为数日前看到了墨家点燃的狼烟。 那天雷藏在墨者村肆虐,有人慌忙中点燃了狼烟。狼烟顺着烽火台一路传递,很快就传遍了其他六大世家。 除了医家几乎不参与这种战争之外,其他五大世家在各地的好事子弟都蜂拥向墨者村而来,想看看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能够把墨家搅和的点燃狼烟。 最早到的都是些高手,他们到来之时,恰好是公子宇已经被打退,墨忍中毒,墨霖前往地下世界取木之精华的空隙。 等这些人走了,后赶到的这一批年轻人来了就不想离开,因为他们听说墨霖还会回来,就商议着趁机除掉墨霖这个“叛徒”。 墨家知道此事,并没有阻挡,而这些人个个心高气傲,里面又有萧归雁这种和墨霖有仇的人在推波助澜,便定下了伏击墨霖的计划。 本来每个人都气势汹汹,准备杀掉墨霖建功,不过这才刚一交上手,就有人后悔不迭了。 陈志坚只是第一个,比他更惨的是申恨天。 申恨天冲在第二波,跟在韩天宇的身后,他听说过墨霖的厉害,不敢轻举妄动,虽然也出手了,却故意慢上一拍,等于是拿韩天宇做了个挡箭牌。 墨霖的拙火芒焰一出,分为三股,分别攻向最前面的三个人。 第一股打的陈志坚滚在地上,第二股将嫘祖的花粉花瓣打的粉碎,第三股芒焰则直冲向韩天宇的面门。 韩天宇仗着他的法印术厉害,本想硬扛,可他那气势惊人的刀芒术跟芒焰一碰,立刻灰飞烟灭,被打得粉身碎骨。 芒焰粉碎了刀芒术,继续袭来,韩天宇吓的心胆俱裂,急中生智就地一滚,趴在地上,才堪堪避过。 他这一躲不要紧,背后的申恨天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,芒焰掠过韩天宇,不等他反应过来,从他的腰间飞斩而过。 “噗”的一道血雾冲天而起,申恨天被拦腰斩断为两截。上半身冲起来数米高,重重落下,脑中还有意识,双手在地上胡乱的扒拉了几下,吐了两口血,这才死去。 而他的下半身依旧保持着前冲的势头,冲出三四步远,才双腿一软,倒了下来。

“桀桀……你是说有人杀掉了锡拉和卡律布迪斯?”一只头长的如同一柄匕首,眼睛分在刀刃两边的幻兽发出怪声。 他正站在一座由冰块构建成的城堡城墙之上,扁平的头颅侧对着远方,因为他的眼睛只有用这个角度才能看到前方。 “自从海人的据点被我们捣毁之后,他们已经很久不敢攻上岸了,怎么忽然冒了出来。难道又想进攻我们吗?”幻兽嘟囔着。 “匕首大人,据说这一回不只是海人,杀掉锡拉和卡律布迪斯的还有几个样貌古怪的人类,他们没有腮和鳍,看起来不像是这个大陆的人种。”幻兽下属道。 “哦……别的大陆来的人?”被称为匕首的幻兽沉吟起来。 “他们现在在什么位置?”匕首思索了一会,问属下道。 “他们正一路往我们冰堡而来,看样子是想直奔万兽城。” “万兽城?”匕首哈哈狂笑起来,“我会让他们埋骨在冰堡的。传我的命令,叫塔拉斯库斯和佩鲁德待命,只要发现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,就杀无赦。” “是……”幻兽下属去传令了。 匕首挺立在城墙上,自言自语道:“其他大陆的家伙吗……看来白龙殿下的奇异感觉没有错。若是他们身上真的有白龙殿下要的宝物,那还真要小心一点呢。” △△△ 匕首在调配着幻兽,准备在必经之路上拦截墨霖一行。 而墨霖一行也正如幻兽们所侦查的那样,沿着一条直线从墨西拿海湾出发之后,正直奔万兽城而去。 冰堡正是这条直线上必经的一个点,那是幻兽在极地寒州大陆上少有的城堡。占据的是两座雄伟入云的雪山之间的一条峡谷,若想去万兽城,这里是必经之路,不然就得翻越不知藏匿着多少危险的大雪山。 海人势力最强的时候,曾经攻进过大陆的腹地,可惜他们的进攻就被阻止在冰堡外面。 当时海人的军队围困冰堡三十天,却始终无法前进一步。而幻兽们则争取到了时间,派出一支奇兵抄了海人的后路,击败了海人军队,把他们重新赶回海中去。 那一次的战役过后,海人军方之中就流传着一个说法:想要征服大陆,必先要征服冰堡。而在海人的历史上,还从来没有人能在冰堡之后的土地上留下脚印。 墨霖的向导小周从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发誓要做第一人,这也是他自告奋勇要和墨霖一起完成屠龙伟业的原因。 在小周和他胳膊上那个地图的指引下,众人翻山越岭,一路击溃了数十起小股的幻兽,终于在进入大陆十二天之后来到了冰堡的附近。 最让大家感觉松一口气的是雷鸟群的消失,自从那日在墨西拿海湾出现过一回之后,不但雷鸟群不见了踪影,就连大队的幻兽都很少见到。 不过墨霖却没有丝毫的放松,越是进入大陆的腹地,他越是感觉到危机四伏。而小白也整天抱怨着幻兽们的臭气永远环侍在左右,只要一个不留神,就会跑出来骚扰。 “按照现在的速度,明天就能到冰堡了,那里是妖兽聚集的一座城堡,占据着通往万兽城的道路。”小周将屏幕上的地图调到最细致,给墨霖和小白展示着路径。 “这两边是雪山吗,我们是否能从山上绕过去?”墨霖看到冰堡据守着天险,用手指着两侧的山峦问。 小周努努嘴道:“你看……” 他指的是远方漫天冰雪的地平线上那两座高耸入云的雪山,虽然距离还很远,可只要一看到那两座山,不论什么人心底都会自然的升起一阵冰凉无助的感觉。 即便是墨霖和小白这样武道超强,能够飞天遁地的强者,看到那被云雾缭绕着的大雪山,也觉得翻越实在太过困难。即便他们两个没问题,小周,令狐紫和月瑶也很难过去。 “既然这样的话,绕路呢?”墨霖又问。 “也不现实。雪山占地广阔,我们要是绕路的话,不但要多花几十天的时间,也很有可能被沿路的幻兽袭击。最近我们身边的幻兽越来越地,而雪山的两侧都有幻兽的聚居地,无论哪个方向都不好走。”小周道。 “那就硬冲过去。”小白一呲牙道。 “别急。”墨霖摇摇头,“这座冰堡既然是幻兽们的根据地,又是天险,我们不能硬来。” “你有什么好主意吗?”小白问。 “现在还不知道,要到冰堡附近看看再说。大家早点休息,明天早点出发,先去看看冰堡的具体状况,再做决定。”墨霖道。 于是大家就地扎营,小周将简易的帐篷支起来,在极地寒州大陆漫天的风雪之中,这座帐篷让大家的旅程勉强舒服了些,至少不用被凌厉的风直接吹在身上。 令狐紫和月瑶钻进帐篷里,点起电炉,准备晚餐。 墨霖则站在雪地里,来回的踱着步。 跟这里的遭遇比起来,黑土魔州的一系列旅程简直就跟过家家一样。直到此刻,墨霖才发现他肩上的担子真的是太重了。 出发十几天来,连白龙的影子都没瞧见,就已经面临不少的难题。冰堡横亘在不远处的前方,就好像一颗难以拔除的生锈铁钉,紧紧的钉在墨霖的心底。 “该怎么做呢……”墨霖扬起头来往着灰蒙蒙飘着雪的天空,这些天大陆上一直都飘着零星的小雪。不过按照海人基地传来的天气预报,暂时不会有暴风雪。 “老大,我抓了两只兔子,今天有新鲜的肉吃了。”小白的声音传来,他得意洋洋的从雪地里钻出来,嘴上叼着两只血淋淋的雪兔。 这是一种生活在冰雪之中的兔子,生的肥大,肉质鲜美。还有种雪鸡,小白最是爱吃,可惜数量不多,很难抓。 “太好了,给阿紫和月瑶送去吧,让她们烤了吃。”墨霖笑道。他挠挠头,不再去想未知的前途,头疼的事情就留给明天吧。 刚要进帐篷,墨霖却停住了脚步,他狐疑的回头望向不远处的冰雪迷雾中。漫天飞扬的雪花遮挡着他的视线,即便是打开化身的境界,也难以看到五十步之外的境况。 墨霖有种奇怪的感觉,雪花之中似乎藏着个巨大的物体,而且正在一点点的迫近着。 武道修炼到极致,就有超越常人的直觉。靠着这种直觉,墨霖逃过不少次的危险。眼下警兆忽现,墨霖立刻就紧张了起来。 小白似乎也嗅到了什么,他将口中的雪兔丢掉,抽动了下鼻子道:“有血腥味……” “怎么了?”小周掀开帐篷的门帘,探出头来问。 “你们三个在里面别出来。”墨霖低声道,手已经搭在腰间的赤魂上。 小周忙把脑袋缩回去,没有大规模的军队在,海人个体的战斗力在幻兽们面前几乎等于零,他没有冒险的本钱。 令狐紫和月瑶则对外面的事情不大放在心上,一路上遇到不知多少大大小小的幻兽,在墨霖和小白的联手之下,都如齑粉一样被粉碎掉。这一回,大概也是如此吧。 她们却没看到帐篷外墨霖和小白的脸色,一人一妖交换了一个眼色,暗中做好十足的准备。 从远处传来淡淡的气息感觉,这一回来的幻兽绝不简单。 “老大,你在帐篷这守着,我去瞧瞧。”小白嘿嘿一笑,亮出了利爪。 一路上遇到的幻兽都比较弱,而上回没和雷鸟群打上一架,小白一直都很不爽。 这回似乎遇到了很厉害的幻兽,小白的凶性又发作了。看见他发红的双眼,墨霖也只能道:“你小心点。” “放心吧。”小白磨了下牙,嗖的一下蹿进了风雪之中。他浑身毛色纯白,一跃进雪中,就好像得到了天然的保护色,速度又奇快,墨霖只能看到一道白光闪烁,然后就不见了他的踪影。 小白去了一会儿,没有丝毫的声息。墨霖皱起眉头来,觉得不对劲。他将心灵放平静,尽量让自己在这危险的环境里放空思维,感应着附近数百步内的风吹草动。 风雪好像放慢了下来,在墨霖扩大的神识之内,纤毫必现。 他能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缓缓的移动着,距离帐篷只有十来步。 猛然睁开双眼,墨霖盯着眼前茫茫白色的地面,手掌上灵能爆开,三团红橙黄的灵能之火在身前闪烁个不停。 “出来!”墨霖一声暴喝,三团灵能狠狠的砸向地面。 “砰!”在灵能砸进地面前的一刹那,白色的地面裂开来,从里面钻出来一个庞然大物。 这是一只身长足有十五米的巨大爬虫,长着蛇一般的头颅,身体长而臃肿,中央膨胀成原型,好像带着一个轮盘似的。爬虫还是四只鸡一般的脚和一条尾巴,身体上覆盖着浓密的绿色绒毛。 “人类,你很警觉啊。”幻兽冲出地面的同时,扭动着身躯,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三团灵能。 灵能轰在他造成的坑洞里,震的地面一阵阵的摇动,本来方才还很干净的雪地,顿时变得狼藉一片。 墨霖冷冷的望着他,将赤魂拔出来,血红色的赤魂剑身在雪地里分外的显眼。

(下载小说到云 轩 阁 wW W .y u n x u a n g e . c o m)

“呼”墨冉一拳轰向杨离的胸口,这一拳他的力道加大了几分,因为他看到杨离的脚步有点踉跄,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破绽。 不料这一拳打过去,却如同命中棉花团一样,虚虚的十分难受,劲道不知怎么吐出去。 墨冉心中微一惊异,就感觉到那棉花团变得如同钢铁一般的坚硬,猛地扑了回来。 “哇”一口血喷出,墨冉一个不小心,就被杨离用更为强大的灵能反扑,反倒被震伤了内脏。 杨离好不留情,见墨冉退却,手中狼牙平伸,口中喝道:“狼牙突刺!” 经历了墨者之塔的锤炼,狼牙突刺的威力更加强大。当年在擂台之上,杨离一刀将申不害的大火球术斩碎,震惊四座。如今他的狼牙突刺威力是当时的百倍不止,突击起来,风云变色。 墨冉眼睁睁看着狼牙奔袭向自己的胸口,根本来不及闪避。他两眼一闭,心道这回死定了,只盼着墨霖能够安然的走远,才算死的不冤枉。 不过墨冉却没等到匕首刺进胸口的剧痛,而是听到杨离一声惊异的怒吼。 墨冉抬起头来,就见杨离端着狼牙站在自己身前,狼牙距离他的胸口不过一个巴掌的距离,却停了下来。 可看到杨离脸上的表情,墨冉就知道他正在奋力,但是狼牙不知被什么东西给挡住,竟然无法寸进。 墨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不过他还是飞快的跳到一边,避开狼牙的锋芒。 “呼……”杨离正在用力,忽然前面的阻挡一松,他差点用力过猛冲出去。 收住脚步,杨离目光如电的四处扫视,怒道:“是什么人作祟?” 三个人影从茂密的林中走出来,当先一个正是墨霖,他冷冷的望向杨离,语气中充满愤怒的道:“墨冉不是你的敌人,他是你的同胞你的同学你的伙伴!” 杨离的目光和墨霖交汇,似乎在空中擦出爆炸般的火花来,两人怒目相视,他也不甘示弱的道:“此人被你给蒙骗,已经不是墨家的人了。” “放屁!”墨霖和墨冉齐声道。 “杨离,你已经走入歧途了。”洛芊芊看着杨离,叹息着道。 “这里没你说话的份!”杨离看到洛芊芊,更是怒火中烧。 天才,美女,荣誉,能力,这一切本来都该是我的,全都被你抢走了!杨离瞪着墨霖,心中狂吼着,他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的愤怒,他只想把墨霖撕成碎片,然后看洛芊芊的哭泣,只有那样,他才会觉得轻松爽快。 洛芊芊摇摇头,不再做声。令狐紫安慰的抓住她的手道:“让墨霖来处理吧。” 两女退到墨霖身后十步远,静静的观战,并不参与。 墨霖和杨离正对着,墨冉犹豫了下,也走到两女的身边,同时对墨霖道:“谢谢你。” 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。我才应该谢谢你。”墨霖的话中包含着很多深意。 虽然墨冉不象林波和何小工那样当面和墨霖亲热的叙旧,可墨霖知道他的苦衷。他能够阻拦杨离的追击,就足以证明他心中还是把墨霖当作兄弟的。 有墨冉这样的举动,墨霖就觉得足够了。他从来不对旁人有更多的要求,可只要别人有滴水之恩,他就会涌泉相报。 他不知道这是否是无谓的善良,也不知道这是否是侠者之心,他只知道他感激这个世界这些朋友这些爱,他要做的更多去回报。如果人人都能如同他一样的想,这世界难道还会有仇恨有厮杀有地狱吗? “杨离,你为什么要追我?”墨霖淡淡的道,当日悬崖之上,若不是杨离刺他的一刀,他也不会落崖,洛芊芊就不会一夜白发。每次想到这个,墨霖就在想,他当初是否应该救杨离。 不过多少次的回想,墨霖都无奈的承认,他还是会救杨离。他和杨离之间虽然有些不和,但要墨霖眼睁睁的看着杨离死掉,他还是于心不忍。 只不过此刻的杨离却有些欺人太甚了,当初他无情的一刀刺在墨霖的胸口,若不是有微型弩挡住,墨霖只怕早已经死去了。如今他又对墨冉做出这致命的一刺,墨霖终于忍无可忍。 难道视人命如草芥是墨家的传统吗,难道杨离这样的乖戾脾气就是墨家天才的性格吗?难怪会有公子宇那样的暴徒。 这样的人,不配做墨者。这是墨霖心中的想法。 杨离缓缓的道:“你这个墨家的叛徒,竟然敢毒害巨子,我今天就让你血债血偿。” 墨霖道:“巨子是中了控尸人的尸毒,我现在就要去为他寻找木之精华。你在这里拖住我,只会让巨子的生命变得更加危险。” “呸,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。你分明是要逃走。”杨离喝道。 “既然如此,那就什么都不必说了。你若是有本事,就来阻挡我。”墨霖也不再跟杨离客气,跟这种人,的确没必要再忍了。 墨霖说罢,转身对两女和墨冉说:“我们走。” “想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就在墨霖转身的一瞬间,杨离出手了。 狼牙突刺,一出手就是最强的绝招。杨离绝不想给墨霖任何的机会,他对墨霖恨之入骨,只想让他死,至于怎么杀死墨霖,他并不在意。 就算是用卑鄙的手法,杨离也不介意,他认为只要杀掉了墨霖就能夺回他所失去的一切。 墨霖并不知道在杨离臆想出来的世界里,他是穷凶极恶抢夺了杨离一切的恶徒。不过背后的风声提醒他,杨离为了杀他已经不择手段了。 “真给墨者这个称呼丢脸。”墨霖不无悲哀的想着,他一个漂亮的回旋转身,一拳挥起,跟突刺而来的狼牙碰了个正着。 墨霖经历了不少的生死考验,杨离也不弱。在墨者之塔的第七层,他也磨练成熟了不少。不过这种成熟只是力量上的突飞猛进,他的性格却越发的偏激。 此刻狼牙的刀刃和墨霖的拳头撞在一处,杨离心中一喜。他的力量已经是往昔的数倍,决不信墨霖的进步会比他还快。 不过狼牙的刀刃上却没有传来刀锋刺破肌肉的触感,这让杨离非常的惊讶。 他定睛看去,却见墨霖在极快的速度之中,将中指和食指之间张开一条缝隙。狼牙的刀刃正是顺着那条缝隙刺了进去,然后被墨霖一反手抓住刀锋。 “削掉你的手指再说。”杨离心中想着,猛地一翻手腕,想要把墨霖的手指都给切断。 刀刃却好像被铁钳给捏住,杨离一用力,竟然不能翻转。 他惊愕的望着墨霖,再度用力,却还是纹丝不动。 墨霖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怜悯,杨离的确进步了,可进步的幅度却不如墨霖。两人只不过交手了一招,墨霖就知道杨离完全不是对手。 杨离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墨霖叹了口气,轻轻松开手。 杨离用力过猛,差点摔了出去。他气喘吁吁的把狼牙护在胸前,却没见墨霖趁胜追击,再看对方的气定神闲,一时间不禁心灰意冷。 “难道我这么苦练都不如他吗,他到底又得到了什么奇遇?”杨离的信心都建立在他自以为超过墨霖的基础上,这一交手,他就发现他似乎依旧不是墨霖的对手。 这样的打击让他濒临崩溃的边缘,那些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,几乎都要破碎了。 “不行,我一定要战胜他。”杨离双眼中全是怒火,他挺直了身躯,平举狼牙,牙关紧咬。 “你这又是何苦呢。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?”墨霖问杨离,他自斟问心无愧,实在不明白杨离为何事事处处针对他。 “你……你毁了我的梦想!”杨离吼道。 墨霖愣住,实在不明白杨离这话从何而来。 却听杨离滔滔不绝的述说起他对墨霖的憎恨来,杨离的精神紧绷的如同一根上了弦的箭,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,干脆把心底对墨霖所有的情绪都发泄了出来。 墨霖听的哭笑不得,杨离这是有被虐待的妄想症吗,还是说他自我感觉太过良好,觉得世间一切都应该是他的,只要有任何人比他强,那就是抢了他的东西吗? 洛芊芊厌恶的摇着头,她也没想到外表光鲜的杨离竟然会有如此狭隘卑劣的内心。 杨离说到后面,语气竟然都哽咽了:“……墨霖,我所有的努力都被你给破坏了。你知道吗,我之所以这么努力,就是为了报我的家仇!” “你的家仇?”墨霖一愣,他倒是没听说过杨离还有这样一段往事。 “我的父母都是被妖兽所杀的,我要剿灭天下所有的妖兽,为他们报仇。你和妖兽勾结,我一定要杀死你!”杨离咆哮着,他终于绷不住脑中的那根弦,向墨霖扑了过来。 狼牙突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威力,在愤怒和绝望之中,杨离的进攻变得更加的疯狂。本来他就具有不可小视的战斗力,此刻情绪失控,不但没有减弱他的力量,反倒超越了极限。 墨霖闪身一躲,被狼牙侧身而过,在手臂上留下一道伤痕。 面对暴虎冯河的杨离,墨霖终于认真起来。他要和杨离好好的了结一下这纷纷扰扰的恩恩怨怨。

演员头像

蛤蜊

详情
演员头像

理查德·林克莱特

详情
演员头像

潘嘉德

详情
演员头像

贾尼克·法伊济耶夫

详情
演员头像

小沈龙,翟莹雪

详情
演员头像

凯特·贝金赛尔,卢克·威尔逊,弗兰克·威利

详情
查看更多热门推荐排行榜单